首页 | 时事 | 娱乐 | 社会 | 旅游 | 文化 | 军事 | 教育 | 健康养生 | 汽车 | 财经 | 国际 | 综合 | 科技 | 体育 |
您的位置:沈阳信息门户网 > 教育 > 朱华伟:办一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学

朱华伟:办一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学

作者:沈阳信息门户网 时间:2019-11-07 10:47:18 人气:3248

一所优秀的学校背后一定有一位优秀的校长!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教育网有幸邀请了一批优秀的高中校长进行对话,在宏观层面上体验中国基础教育在过去70年中取得的巨大成就,并在微观层面上欣赏他们对教育的理解、学校治理的经验和感受。这一切对我们所有关心教育的人都有很大的启发和借鉴作用!嘉宾:深圳中学校长朱华伟

朱华伟,教育学博士,二等教授,特级教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补贴,是全国优秀教育家,深圳教育改革的先驱。他目前是深圳中学的校长兼党委书记。他还曾担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教育数学专业委员会执行副主席。他是中国国际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队的队长和主教练,带领中国队赢得团体冠军,并带领许多运动员赢得国际金牌。

从汝南到世界,从世界到粤南,朱华伟始终以“为国家培养拔尖创新人才”为己任,坚持不懈地追求自己的教育梦想,坚定地向世界展示中国人民的信心和力量,不遗余力地为中国教育贡献智慧和力量。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前夕,深圳挑选了两位教育改革的先驱人物,一位是中国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士毅,另一位是深圳中学校长朱华伟。

陈志文

高中毕业后,你去了师范学校,一直在学习数学和数学教育。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学习数学和教数学?

朱华伟

我于1979年高中毕业。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我高中时没怎么读书。但当我读完徐驰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后,数学家陈景润的故事让我彻夜未眠,并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我申请高考时,我的四个专业都是数学。后来,我如愿以偿地进入了汝南师范学校,主修数学。

进入汝南师范大学后,我对数学特别感兴趣,在一年级的时候,我在全校数学竞赛中获得了第一名。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洪光中学(现汝南一中),一所县的农村高中,给高中毕业班教数学。这一经历使我对教学特别感兴趣。

可以说,我首先喜欢数学和孩子,然后是数学课和数学教育。随着经验的改变和人们的成长,我终于喜欢上了教育。

陈志文

你19岁时成为一名教师,刚刚毕业,直接教高中毕业班。你非常杰出。

朱华伟

在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年轻人和老年人没有接任。那时,很少有人能够成为高中教师。1978年春天,第一批高考恢复后入学的大学生,直到1982年第一批大学生才毕业。

当时,改革开放还处于初级阶段,全国充满了积极的活力。拥有知识和文凭的人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20世纪80年代初,当我在高中教书的时候,仍然有许多学生恢复了学业。许多学生和我同龄,甚至有些比我大。不久,我成了班主任。第二年,我担任了学校共青团书记,边干边学。

陈志文

那时,他们已经很受重视,但他们仍然选择继续深造。

朱华伟

是的,因为我想要更多的发展空间。1985年,我通过了河南教育学院的本科入学考试。毕业后,我回到县城鲁南二中,给高中毕业班教数学。之后,我准备在教学时参加研究生考试。

1986年,中国首次正式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运动会,湖北省队取得优异成绩。在著名数学家齐尤敏教授的建议下,湖北大学开始在数学竞赛中招收研究生。1989年1月,我参加了研究生考试,并被湖北大学数学系数学教育(数学竞赛)专业录取。我也成为湖北省招收的第一名数学竞赛专业研究生。

在武汉研究生院的三年里,我如饥似渴地学习,收获颇丰。在研究生学习期间,著名数学家张景中院士先后推荐我担任北京训练队和国家训练队的教练。对于我们这些跨越“文化大革命”十年的人来说,这样的学习机会是非常难得的。1992年毕业后,我去武汉教研室工作。1993年,他被任命为一名特殊教师,年仅31岁。

陈志文

这么年轻就被任命为超级教师是非常罕见的。

朱华伟

这属于“异常”,因为我在教研室工作努力,成绩突出。我也有赶上湖北省的好政策。

当时高考资料相对匮乏,我在高考资料和竞赛资料的编写和构思上有所创新。我在指导数学竞赛中也取得了好成绩。当时,我是湖北奥林匹克学校的副校长,带领武汉队参加了1993年在成都举行的“中国杯”,并获得了全国个人冠军。此外,我已经发表了20多篇论文和书籍。

我在武汉教研室工作了三年,1995年被调到江安区教育委员会担任副主任。就职后,首先要做的是组织一次科学实验课。在全面发展的基础上,实验班应突出个性,及时发现和培养理科尖子生,探索天才学生的培养方法和规律。

我记得那时有一个科学实验班。我仍然压力很大。我坚持每周一下午去武汉第六中学,每周六早上去武汉第二中学。无论晴雨,我都骑自行车,却没有得到报酬。现在想来,我在90年代初就开始探索培养拔尖创新人才。

陈志文

你在2000年被派往美国做访问学者。在此期间,什么对你影响最大或改变最大?

朱华伟

我在美国已经六个月了,除了正常的学习,我还收集了大量的书籍和资料。这一经历也让我更加确信,我的性格不适合做一名教育行政官员,我想做一些真正的事情,办好一所高中,成为中国的苏霍姆林斯基。

陈志文

这种经历让你重新发现自己的学术兴趣和成就感,并找到自己的价值。

朱华伟

是的,我认为我更适合做数学教育或教育方面的研究。因此,2000年9月,我作为访问学者从美国回国后,毅然辞去江安区教育党委书记的职务,于2001年7月5日离开武汉。当时我39岁,碰巧被任命为全国人大附属中学珠海校区的校长。经过三年的办学,地方政府部门和人大附中的刘彭芝校长都非常支持。学校做得很好。

2004年,应张景中院士的邀请,我去了广州大学软件学院。同年,我被任命为研究员,接替张景中院士担任软件研究所所长。张景中院士对我的生活和数学有很大影响。

在广州大学的十年是我学术生涯中最好的十年。近十年来,我致力于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教育研究,探索数学创新人才的早期发现和培养规律,同时担任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发表国内外相关论文20多篇,并担任2009年第5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国国家队的领队和主教练,带领中国队赢得团体冠军,带领许多运动员赢得国际金牌。

我用教育数学思想指导初中数学教材改革的理论研究和教学实践。我在《课程、教材和方法》等刊物上发表了10多篇相关论文。主要成果后来被授予国家教学成就奖二等奖(2018年)。

2014年2月,我负责组建广州教育学院,并担任校长兼党委书记。2017年1月,我来到深圳,成为深圳中学第18任校长。

2009年,中国队光荣归来。

从左到右:

第一排:郑志伟孙凰林博赵林炎魏东郑怡范

第二排:冷刚松、朱华伟、王杰、熊斌、傅郝云

虽然这些年来我换了很多职位,但我很自豪我从未离开过教室。因为我喜欢数学,喜欢学生,喜欢数学教育,喜欢教育。

陈志文

你为什么来深圳中学当校长?

朱华伟

我来中国的原因是为了追求一个简单的教育梦想。我一生的梦想是建立一所学校,培养具有中国内部信息和国际视野的顶尖创新人才。

经过70年的发展,新中国的基础教育在世界上有了一定的地位,但真正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高中仍然相对较少。总体水平表现出“高平均”和“低方差”的特点。换句话说,虽然平均水平很高,但杰出人才和顶尖人才却很少。

中国有两所公认的最好的中学,一所附属于北方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所在东方的上海。中国南方没有哪所中学能与这两所学校相媲美。在深圳,有可能形成“三大支柱”的格局。

我热爱教育将近40年,有丰富的教育经验。我希望把我的教育智慧和经验奉献给学校,为更多的教师提供发展平台,为国家培养更多的拔尖创新人才。这不仅是为了我自己对社会的贡献,也是为了实现我的人生价值。

我希望通过努力,我们能把深圳和中国带到一个新的水平,达到国内领先和世界领先的水平。

陈志文

深圳中学成立已经72年了。当你第一次担任深圳中学校长时,你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高中”的新办学目标。你认为什么是“世界级”?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中国特色”?

朱华伟

沈重位于改革创新之都深圳。它随着深圳的发展而成长,拥有与深圳气质相一致的文化和精神。在建校70周年之际,学校发起了一场关于“深厚的中国精神”的大讨论,并得到了校友们的热烈响应。

经过充分的讨论和思考,我们把所有答案中的“最大公约数”确定为“追求卓越,敢于第一”精神的总结。这是深厚的中学校园文化的核心。

70年来,学校进行了多次教育教学改革,培养了一批具有开拓创新精神的人才,这是“敢做第一”的最好注脚。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国家加快建设“双一流”的背景下,我们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高中”的办学方向,这也体现了中国人民“追求卓越”的精神核心。

深圳市立人中学大楼

“中国特色”教育必须是继承中国文化血脉,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国家培养人才,为国家发展服务的教育。这是新时代的要求。

我们建设“世界一流高中”的目标是响应国家建设“双一流”大学的号召,因为要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必须有世界一流的高中毕业生和相应的世界一流高中。

深圳中学建设世界级高中的起点是什么,世界级高中的指标是什么?我认为首先要做的是“修身养性”。必须有一个美丽的文化校园环境和一流的教师和学生。我们的校园环境、教育理念、师资队伍、教学设施和科研成果都应该与世界一流水平相一致。

我们还提出了新的培养目标,即培养具有中国内部信息和国际视野的拔尖创新人才。中文内幕信息、国际视野和拔尖创新三个关键词是深圳中学能否成为世界级高中的重要指标。

培养的最终目标在于“拔尖创新人才”。创新人才的核心是创新,包括创新精神、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这也是学校培养人才的主要重点。

另一个重要指标是,我们培养的大多数毕业生将能够进入世界级大学。事实上,目前每年有超过60%的学生进入世界一流大学或正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今后,我们希望这一比例能达到80%以上。

陈志文

您过去一直致力于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教育研究。现在你们正在深入开展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实践。为什么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如此重要?

朱华伟

归根结底,综合国力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其中拔尖创新人才发挥着重要作用。上世纪末,一些教育家指出,在过去的50年里,我们培养了许多合格的人才,但我们也压制了一些拔尖的人才,许多有才华的学生被扼杀在摇篮里,特别是那些奇才和天才。原因之一是我们反对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

近十年来,我国各大高校为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做出了不懈努力。许多高等教育领域的“拔尖项目”应运而生,如北京大学的“原培学院”、清华大学的“清华学校人才培养计划”和浙江大学的“朱克珍学院”。那么,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应该从大学开始吗?答案是否定的。

从教育科学的角度来看,拔尖创新人才所必需的许多重要素质是在基础教育阶段培养和发展起来的,但这一点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在初高中阶段,应积极探索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机制和模式,发现、培养和系统培养人才,构建符合人才成长规律、与高等教育相衔接的完整教育链。

陈志文

沈重提出培养以中国内部信息和国际视野为己任的拔尖创新人才,这也体现了学校的责任和义务。学校在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方面有哪些具体探索?

朱华伟

我们确实做了很多探索,积累了丰富的天才学生培养经验,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拔尖创新人才培养体系。

例如,启动个性化教育计划,在实施国家基础课程标准的前提下,根据学生的身心特点和实际需要,为每个有特殊需求和才能的学生制定个性化教育计划;

国内外著名学者应邀讲学,开阔师生的学术视野。迄今为止,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两院院士以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深圳大学、香港大学(深圳)和南方科技大学的杰出学者被邀请为学生开设“深度中学讲座”。年轻学者,包括傅郝云博士、韩佳瑞博士和其他国际奥林匹克金牌获得者,也被邀请参加高中学生的选修课。

为学生搭建高端学术平台,迎接国际比较的挑战;拓展创新教育平台,不断丰富优质学习资源等。

2017年,深圳与中国共同设立“深华华为特殊人才奖学金”(Shenzhen-China-Huawei Special Talent S Scholarship),支持人才、科技等领域具有特殊专长的人才,帮助他们成长为国家的栋梁。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招募了几个孩子,他们都很典型。有一个叫周文杰的孩子,他对数学和物理特别感兴趣。他于2017年9月进入高中,并于2018年7月获得国家信息学奥林匹克金牌。今年8月,他以全国前10名的成绩进入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中国国家训练队。

另一个孩子,彭叶波,在2018年春节后的第一学期来到深圳高中。他今年14岁,是2019年全国高中数学联赛广东赛区的第一名。

多元智能理论告诉我们,社会上有全面的人才,但不是每个人都是全面的,每个人都擅长不同的领域。用尺子来衡量每个人注定要埋葬那些在某个领域有特殊技能的人。然而,正是这些人有可能成为某个领域的杰出人才。

陈志文

在你看来,早期培养顶尖创新人才的关键是什么?

朱华伟

根据我个人的知识和经验,中学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应做好以下工作:

首先,我们必须打好基础。俗话说,高楼从地面升起。没有继承就没有创新。

其次,学校应该为学生搭建一个多元发展的平台,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求知欲和好奇心,培养他们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的能力。

第三,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维、积极探索精神、大胆提问、批判性思维能力、合作能力等。引导学生树立献身科学的志向,培养坚持学习的精神。在树立科学精神的同时,我们还应该开阔学生的人文视野,培养人文情怀。

深圳中学校门

陈志文

近年来,教育部为奥赛罗颁布了一些政策,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多争论。作为中国国际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队的前主教练,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朱华伟

当许多人谈论这个问题时,他们实际上不知道什么是数学竞赛。自从我当老师以来,我一直参加数学竞赛。我的研究生主修数学竞赛。从那以后,我在国家队当了多年教练。这些经历让我对数学竞赛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信息技术时代,国家急需大量拔尖创新人才,奥林匹克数学是早期发现和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重要途径之一。

从高校招生情况来看,虽然奥赛罗获胜者不再因参加高考而获得加分,但教育部已给予进入国家训练队的学生护送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政策。奥赛罗获胜者仍然是精英学校竞争的对象,许多精英学校给予了“降到一线录取”的优惠待遇。

正因为如此,许多家长拥挤着让他们的孩子参加奥林匹克数学课,作为进入一所著名学校的垫脚石,很少考虑他们的孩子是否真的喜欢数学。因此,在社会上有一场关于奥林匹克数学的辩论。

在我看来,仓促进入奥林匹克数学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行。数学奥林匹克是一项高水平的智力发展活动。要学习奥林匹克数学,一个人必须有一定的数学天赋,就像一个人弹钢琴时必须有音乐天赋一样。

为什么中国乒乓球这么好?因为所有的人都可以打乒乓球,但是他们不一定要成为世界冠军。它们可以用作爱好、锻炼和思维发展。

数学也是如此。只要这个孩子感兴趣,他就能学到更多。他将来不必是数学家,但通过数学学习,他可以培养逻辑推理、几何直觉、数学抽象和数学建模的能力,以及分析和判断数据的能力和图形知识。这种智力发展有益于孩子的生活。

什么样的学生适合学习数学?我认为有两种类型:一种是那些在学习各种学科方面有剩余能力的人,另一种是那些对数学感兴趣的人。

陈志文

你如何评价这些对奥林匹克数学的争议和批评?

朱华伟

关于奥林匹克数学的社会争议主要是在推广的初始阶段。晋升的初始阶段是“奥林匹克数学热”的根源。人们普遍批评奥林匹克数学会增加孩子们的学习负担。在这方面,我有三个想法:

首先,在义务教育阶段,当小学升至初中时,教育行政部门不准进行选择性考试,但办学水平和资源是不同的。这是一个客观现实,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有些学校有很强的教师,适合培养拔尖人才。父母也希望他们的孩子在初中和高中时能进入更好的学校。

其次,每个孩子擅长不同的领域,一些擅长跳舞,一些擅长运动,一些擅长文学,一些擅长数学。一个真正好的教育应该根据孩子们的专业领域为他们提供合适的发展土壤和平台。

第三,国家和人类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我们没有必要逼着孩子成为十项全能运动员。大家都在讲,我们缺少创新的东西,归根结底是我们缺少创新人才。而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2u2music.com沈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